文章位置: 文章位置
百米桉树送水记
 

在澳洲大陆及附近各岛屿上, 生长着世界上最高大最挺拔的植物--桉树, 它是自然界赋予人們的最美丽最珍贵的礼物之一.别看它长得又高又快, 可它的木材致密硬重, 在造木船时, 把它用作船只的龙骨和桅杆, 那是再好不过了.要是用它制造电线杆和木桩子, 也非常经久耐用.扯下一片小叶子, 揉碎后能闻到一股桉叶油特有的香味.桉叶油不但在医学上有用, 还能添加在食品里, 桉叶糖就因此而清香爽口.澳大利亚人非常喜欢桉树, 他們自豪地把桉树尊为"国树".

  桉树的家族共有600 多个成员, 高个子特别多, 最高的是世界冠军杏仁桉.杏仁桉的身高一般在100 米以上, 最登峰造极的一株高达156 米.它的树干直插云霄, 有50 层楼房那么高, 這是人类已经测量到的最高纪录了.可想而知, 当鸟儿在树顶上唱歌时, 人在树下听见的仿佛是蚊子的哼哼声.住在第50 层楼的人要想喝上水, 必须給大楼安装水泵, 靠极大的压力把水送到楼顶.那么处在100 多米高的杏仁桉顶部的枝叶怎样才能"喝"到水呢?不要担心, 植物自有一套输导水分的妙法.

  如果你从比较靠近地面的地方折断一棵草本植物的茎, 过一会儿, 你就会看到从折断的伤口处流出液滴, 這是植物根系的生理活动所产生的能使液流从根部向上升的压力造成的.杏仁桉這样的大树根部的压力当然比草本植物大得多.

  杏仁桉毕竟有100 多米高, 光靠根部的這种压力还不足以把水压到树顶的叶子里.而能把水"拉"上來的力量还有蒸腾作用, 它的拉力远大於根部的压力.水分从叶表面的气孔散失到空气中后, 失去水分的叶肉细胞会向旁边的"同伴"要水, "同伴"再向旁边的细胞要水.接力棒這么传递下去, 就得从导管里要水了.

  导管里的水給了叶肉细胞, 导管中的水柱会不会断裂而形成一段无水的空白区呢?不会.当你向杯子中倒滿水, 稍高出杯沿的水面是弧形的, 它們不会流出杯子來.這是因为水分子彼此"手拉手", 团结一致, 紧紧聚集在中央, 才没有流出來.导管中的水也是"手拉手"的, 当最远处的水分子被吸收到细胞中去时, 与它"手拉手"的水分子被拖拽着向上移动, 补充了它的位置, 而下一个水分子又补充了与自己"手拉手"的"同伴"的位置.就這样, 水分子們紧紧地"携手相随", 谁也不松开, 保证一起行动.

  杏仁桉靠着這几种力量把水从根部吸收进來, 再经过长长的输水线送到树梢, 這个过程不过只需几个小时.据测定, 水在植物体内由低处向高处运送的速度为每小时5~45 米, 一般的草本植物只需10 多分钟, 全身细胞就能"喝"上水了.

  植物从土壤中吸收的水分经过由低升高的"登天旅行", 绝大部分又跑出了植物体.這个消耗量可不小, 实际上吸收來的水有99%被丢到了空中.不过植物干的并不是瞎折腾的傻事, 水分从气孔中出來时已经"改头换面", 吸收了大量的热能, 变为水蒸气, 保护了在阳光照射下忙碌地进行光合作用的叶子, 使叶子不至於受强光的伤害.同时, 根吸收进來的无机盐是细胞的养料, 它也必须溶解在水里, 靠体内的這条输水道运給各处细胞.否则, 细胞饥渴交加, 离寿终正寝就不远啦.

  在我国北方炎热干燥的天气里, 我們身上的汗会很快蒸发掉, 使人觉得虽然热但很干爽.在南方潮湿多雨的季节, 身上总是又湿又粘, 汗从脸上、身上蒸发不掉, 变成道道水流.在不同气候中生长的植物也有类似情况, 像热带雨林中, 許多植物的水分从根部旅行到叶子时, 形成颗颗水珠由叶子尖端滴下來.而干旱地区的植物面临的是更严酷的环境, 它們必须有一套减少蒸腾失水的办法才能活下去.

 

 

 
文章来源: 奇闻趣事
返回